20140511 在愛中覺醒要婚不昏的新興關係

1



所以我也要各位做一個腦筋急轉彎
如果這個你覺得嫁錯人 娶錯人的這個心態改變
會不會就是這個人 你重新在思考一下
因為生命是什麼 學習 功課跟挑戰
你說觀念不合 各位觀念不合生命觀才能擴展
各位你們有沒有發現
婚姻在於生命的擴展跟互補
婚姻在於挑戰你的龜毛
你們終於隻對什麼找對人
結婚之後通通不對 因為你那個不對其實是對
因為你們還沒有問自己
透過跟這個人再一起
其實我學到了什麼
我學到了包容 接納 寬恕 擴展
我學到了跟我完全不同的生命的角度
所以不是對方有問題是你還沒有擴大你自己

Share.

1 則留言

  1. 賽斯談愛charles3393的地盤January 19, 2011
    了解所有的情感的真正的「無邪」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它們每一個如果不受干擾,而你只是跟隨它的話,它將會把你領回到「愛的實相」裡。
    「愛你自己就如你愛你的鄰人一樣。」因為你常常會寬以待人而嚴以責己。
    你們有去尋找意義、尋求愛、尋找合作性冒險之傾向。
    「愛」是被自然攻擊性的所有成分所推動,愛是充滿了力量的。
    攻擊性的精義,與你們所認為的暴力毫不相關,卻是與「愛」藉之以不朽,並且被創造性的更新的力量有關。
    自然的攻擊性是創造性的愛向前衝刺,它是愛在其中被發動的方法。
    它是愛藉以推進自己的燃料。
    在你自己的複雜性的架構之內,你有權利對某些情況說「不」,而去表達你的願望,去傳達你的感受。
    那麼,在你永恆的實相的偉大之流裡,會有帶著你走的一個整體的愛與創造之流。
    在愛裡,是沒有分別的,孩子對父母、父母對孩子、妻子對丈夫、哥哥對妹妹之間的愛是沒有基本上的不同,而只有愛的各種不同的表現與特質。
    所有的愛都予人肯定。它不比較被愛的人的實際狀態與你預見的潛在理想狀況。
    在別人的愛裡,你感覺到自己的潛能,這並不是指在你愛的人裡,你只對你自己的「理想的」自己反應,因為你也可以見到在你愛的人裡他的潛在的理想的自己。
    這是一個奇特的「遠景」,而由那些涉及的人所共享—不論是妻子與丈夫或父母與孩子。
    這個遠景是十分可能看出在實際與理想之間的不同,因此,在愛的上升期間,實際行為裡的差距被忽略而被認為相對的不重要。
    你不會愛一個人,只因為你以部分的你與他結交; 你常常愛一個人,因為這個人在你內喚起了你對你自己的「理想化了的」自己看到了幾眼。
    你首先必須愛你自己–在你愛別人之前。
    你以接受你作為宇宙的一部分之自我價值來開始,並且以給予每個其他人那同樣的認可來開始。
    你以尊重在所有形式裏的生命開始。
    你以改變你對你同時代的人、你的國家、你的家人、你的工作伙伴的想法來開始。
    「愛你的鄰人如你自己」–而你的鄰人是在這地球表面上的任何其他人。
    事實上,你無法愛你的鄰人,除非你先愛你自己,如果你相信愛你自己是錯的話,那麼,你就的確無法愛任何別人。
    你會愛你自己,而且也會毫無困難的去愛你的鄰人,
    那並不指你必須對你所愛的人與你對他的理想之間的分歧沒有覺察。
    它也不指你必須經常地微笑,卻是你在你動物性的次元內肯定你的有效性及優美。
    愛是永遠在變化的。 沒有一種[永恆的]很深的互相吸引的狀況,在其中,兩個人是永遠投入的。
    然而,在經驗的結構裡,雖然愛不是穩定的,卻可以是主流的;
    倘若如此,那永遠會有朝向理想的一個遠景,以及因為那些自然地發生在已實現的與遠景之間的不同而生的一些懊惱。
    你愛的人把你內最好的部分吸了出來,在他的眼中你見到了你所可能成為的樣子。
    愛也是導致行動的一個偉大煽動者,而利用了能量的發電機。
    愛自己愛你自己,而且了悟到你所認為的不完美反之是向著更完整的「變為」的一種摸索。
    愛涉及了自尊以及對個體生物性的熱情與健全性的信任。
    愛並不要求犧牲。愛你自己並且給你自己一個公正的禮遇,而你也將會公正的對待別人。
    對你自己懷著愛心的接受,將容許你瀏覽你的信念,就如你可以瀏覽鄉野裡變化的景色一樣。
    當你愛別人時,你給他們他們天生的自由,而不懦怯的堅持他們必須永遠的來照應你。
    愛情允許一個人有一段時間從另外一個人身上得到自我價值感,
    而至少暫時的讓另外一個人認為他是善的這個信念,勝過他認為自己缺乏價值的這個信念。
    (*與更大愛作一區分: 兩個人明白他們自己的價值,而能夠給予及接受。)
    如果你了解愛的本質,你也就能接受恨的感覺。「肯定」能包括這種強烈情感的表達。
    以一種很奇怪的方式,恨是一個回到愛的方法。
    未受干擾地表達了的話,恨的作用是要傳達存在於與所期待的之間的一個分離。
    這個恨的意思是要把你的愛再得回來,它的本意是要使你傳出一個訊息,而聲明你的感覺—可以說澄清誤會,而把你與你所愛的對象帶得更近。
    恨不是對愛的一個否定,卻是想得回它的一個企圖,以及對把你與之分離的境況的一個痛苦的認知。
    否定恨存在於是就是否定愛。
    恨永遠涉及了一個很痛苦的與愛分離的感覺,而這個愛可能被理想化了。
    一個你對他沒有任何期望的人,你永遠不會恨他。
    當孩子對父母說我恨你時,
    這孩子真正在說的是:「我這麼愛你,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壞?」
    這孩子的敵意是建立在對他自己的愛的一個堅定的了解上。
    懲罰只會加深了這孩子的問題。
    愛與恨都是建立在你自己經驗裡的自我認同上。
    如果你完全沒有與一個人認同的話,你根本不會費事的去愛或恨他。
    不去管它的話,恨並不會持久。常常恨是愛的近親,因為懷恨的人被很深的引力吸引到他所恨的對象。
    恨也可以是一種溝通的方法。但它從不是一個穩定的、經常的狀態。
    當你以為你最恨人類的時候,
    事實上,你是陷入了愛的兩難之境。
    你在把人類與你對他的懷著愛心的理想化的理念相比,
    然而,在這種情形下,你忘記了實際涉及的人們。 你是集中在理想的「離題」上。
    如果反之,你能容許自己把實際上在你不滿後面的愛意釋放出來,
    那麼,光是它就可以讓你看見現在大半逃過了你的觀察的在人類裡的可愛特性。
    1.你不能夠恨你自己而愛另外任何人,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2.反之,你會把所有你以為你所沒有的特質投射到別人身上,
    在口頭上讚美他們,而心中卻恨那個人,因為他有你所沒有的那些特質。
    雖然你聲稱你愛那個人,但你會試圖去顛覆他存在的基礎本身。
    1.因你們在善與惡之間作出了這樣的分別,而使得愛顯得軟弱,而暴力卻強壯。
    2.這反映在你們活動的許多層面上。例如,「魔鬼」變成一個有力的邪惡人物。恨被視為比愛要有效率得多。
    〔舉例〕如果你是一個婚姻不幸福的女人 -1
    妳可以開始想像妳有一個很好的追求者。
    現在,也許一個氣宇軒昂的人不會出現,但如果妳正確的做這個練習,妳將自動的開始感覺被愛,
    因而值得被愛,而且「可愛」。而在以前,你卻覺得被拒絕、無價值、而且自卑。
    〔舉例〕如果你是一個婚姻不幸福的女人 -2
    這個被愛的感覺將改變你的實相,而把愛吸向你。你會表現出被愛的樣子。
    而後你的配偶可能會發現你展示出那種最令人歡喜的特性,而他自己可能也會跟著改變。
    或你可能把另一個男人吸向你,因而找到了改變的動力與理由,而結束了一個名存實亡的婚姻。
    你也許有兩個孩子,一個好像如此柔順、聽話;一個是如此暴戾、難纏。
    你可能從沒看出他們的行為的關連。
    在這種案例裡,你通常有這樣一種情況,其中一個孩子為整個家庭演出了未被面對的攻擊性行為。
    此種不和諧一致的行動模式也是指,「愛」沒能被自由地表達。
    「愛」是外向的,正如攻擊性也是。你無法抑制其一,而不影響另一個。
    因此在這種情形下,聽話的乖孩子常常替作為一個整體的家庭表達了被壓抑的愛。
    所有其他的情感都建立在愛上,而它們多少全都與愛有關,
    而全都是回到它以及擴展它容量的方法。

    摘錄自:《個人實相的本質》&《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登入後才可留言